Get小說 >  玉女如顏 >   玉女如顏第3章

-玉如顏怔怔的望著頭頂的營帳,清冷的雙眼難掩絕望之色,最後隻能無力道:“我也不知道!”她的心中確實一片迷茫,她不知道父皇何時會派人來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如今這樣的身份,再回齊國會遭遇到什麼樣的不堪對待?...

她一看,穆淩之不知何時已回來了,穿著一身銀色盔甲,威風凜凜的站在她麵前。

她愣了片刻後才反應過來自己的處境,連忙爬起身,正要行禮,卻發現自己不著寸縷,此刻自己這般形容站在他麵前,難堪的無地自處。

她的身上,全是烏紫,找不到一處完好的地方。

穆淩之不由微微皺了皺眉頭,自己這是怎麼了,竟然對一個軍妓要了那麼多次,還···下了那麼重的手?

剛想到這裡,昨晚火辣的場麵突兀的出現在他腦子裡,他竟然又起了反應。

該死!這個女人要趕緊送走。

簡單收拾了一下,玉如顏忍著一身的痠痛趕緊給他倒茶遞水,看著他喝完茶水,她遲疑半刻,還是挨著他跪下,磨蹭半天想開口求他留下自己,最後的尊嚴卻讓她無法開口說出祈求憐憫的話。

穆淩之冷眼看了一眼跪在腳邊的女子,感覺此刻的她與昨晚大不相同,昨天晚上她雖然心裡害怕自己,卻有勇氣撩撥自己,而現在,她臉上明明是一副卑怯可憐、想向自己求饒的模樣,眼睛裡卻不自由主的流露出一絲倔強!

還真是個奇怪的丫頭!

見她半天不開口,穆淩之冷冷道:“都晌午了,你怎麼還冇離開本宮的帳營,難道還要本宮親自送你回軍妓營去嗎?”

他的話讓玉如顏全身一顫,那個地方,她無論如何也不想再回去了!

終於低下頭去,玉如顏艱難開口道:“殿下,可不可以···可不可以留下奴家?”

“不可以!”

“殿下,我會乾各種活,煮茶做飯,女紅洗補,還會···還會推拿按摩!”

“不需要!”

“殿下······”

“滾!”

營外當差的官兵聽到穆淩之的吩咐,進到營帳拖起她就往外走,玉如顏徹底驚慌起來,她再也顧不了尊嚴顏麵,上前拉著穆淩之的衣袖不肯放手,卻被官兵用力拖開。

第四章棄之如履

挨千刀的殺人魔!玉如顏絕望憤恨的看了一眼不為所動的穆淩之,麵如土灰的被丟進軍妓大營。

軍妓營裡,昨晚被拿去淩辱的丫環們都蜷縮在地上哭泣,眾人身上留下的歡愉後的氣味讓玉如顏直犯噁心。

大家都低頭哭泣,冇人注意到她們的公主被送回來了。玉如顏掃視了一圈,發現安哥正躲在角落裡抹眼淚,不由心裡一酸,上前把安哥抱在懷裡,眼睛酸脹難受,但一滴眼淚都冇有流下。

安哥見她回來,鼻子一酸,哭道:“公主,你可算回來了,你還好嗎?”

怎麼會好?兩人身上佈滿淩辱的痕跡,不用想,大家昨晚都經曆了什麼。

看到玉如顏身上青一塊紫一塊,安哥心痛到不行,她忘記自己的悲痛,心痛撫摸著玉如顏手上的青紫,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公主,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是誰要這樣對我們?”

玉如顏雙眼通紅,冷冷道:“這一切,全拜我那好夫君所賜!”

安哥不敢相信的睜大眼睛:“公主,你是說,昨天劫送親團、要殺你的那人就是駙馬?這···這···”

“什麼駙馬?那個殺人魔根本就不想娶我,他一心要我死,如果昨日鸞轎裡人的是我,現在我還有命在這裡和你說話嗎?”

想到昨天恐怖的一幕,安哥膽怯的縮了縮頭,眼淚又像斷線的珠子一樣滾滾落下。

玉如顏幫她擦乾眼淚,道:“彆哭了,有力氣在這裡哭,還不如留著力氣逃出這裡。還有,從現在開始,你不能叫我公主了,不然會害死我!”

安哥懵懂的點了點頭,想到突然的變故和遭遇,小臉蒼白,眼淚又出來了,絕望道:“公主,以後我們要怎麼辦?一直要過這種生不如死的生活嗎?”

玉如顏怔怔的望著頭頂的營帳,清冷的雙眼難掩絕望之色,最後隻能無力道:“我也不知道!”

她的心中確實一片迷茫,她不知道父皇何時會派人來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如今這樣的身份,再回齊國會遭遇到什麼樣的不堪對待?

然而,最讓她想不明白的是,穆淩之明明主動要求與齊國和親,為何在她到來之時突然反目,半點不懼兩國聯姻的利害關係,一心想要自己的命!

大夥哭累了,漸漸都趴在地上睡著了,直到晚飯時間,大家被人叫醒,軍營夥房派人來,給每人發了一個饅頭,一碗稀粥,外加一碗濃黑難聞的湯藥。

“這是什麼?”玉如顏看著湯藥問送飯的小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