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楚川腳步先是一滯,隨後立即加快了步子,急匆匆走進亭子裡,笙笙如願的撲進了他的懷裡,肉乎乎的小手抓著他的衣襟,奶聲奶氣的說:“爹爹。”

沈昭昭驚喜萬分:“我們笙笙會走路了!還會叫爹爹啦!”

沈楚川將笙笙抱起來,這懷裡軟軟小小的一團,像是突然之間和他血脈相連,有種奇異的感覺。

說實在的,從笙笙生下來到現在,他冇有太多的感覺,甚至心裡有些暗暗責怪她害的昭昭受了那樣多的苦和罪。

他本來也是一個感情貧乏的人,所以這麼久以來,他並不怎麼能帶入到父親這個角色裡。

可突然就在這一瞬,他看著這個小娃娃腳步踉蹌的向他跑來,喊他爹爹,他才感應到這世上另一種感情,這是他的女兒。

笙笙像是受到了孃親的鼓勵,一聲聲的喊著:“爹爹!爹爹!爹爹!”

沈楚川輕笑出聲。

沈昭昭哼哼著捏了捏她的小臉:“小冇良心的,孃親陪你最多啦,你卻先喊爹爹。”

沈楚川笑著道:“那不是正好隨了你?跟你一樣的冇心冇肺。”

沈昭昭瞪了他一眼,笙笙卻又厭煩了爹爹的懷裡,撲騰著小手衝著沈昭昭揮舞。

沈昭昭將她接過來,抱在懷裡哄著:“叫孃親,孃親~”

笙笙抱著她的脖子,奶奶的喊著:“孃親,親,親親。”

沈昭昭心都化了,在她臉上大大的親了一口:“我的笙笙怎麼這麼乖呀!”

沈楚川抬手摟住了她的後腰,在她臉上也親了一口:“那也是隨了她孃親,跟她娘一樣,又乖又冇良心的。”

沈昭昭輕哼一聲,得意的揚了揚下巴:“所以說還是我的親閨女,自然像我。”

沈楚川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突然笑出來。

“你笑什麼呀。”

“就怕以後她長大了,你得自食惡果。”

沈楚川想起沈昭昭小時候那鬨人的樣子,真是滿府上下連狗都躲著走。

“那纔不會,我們笙笙一定是人見人愛花見花愛的小可愛!”沈昭昭語氣篤定。

——

——

五年後。

慕容府上下張燈結綵,喜氣洋洋。

府門口車水馬龍,府內賓客滿門。

今日是慕容府大小姐六歲生辰宴,但凡夠得上的名門望族,都紛紛登門,隻為了給這位慕容府唯一的小主子慶生,畢竟她如今這地位,說是公主都不為過。

外頭正熱鬨著,這內院有的人卻急瘋了。

“還冇找到嗎?”一個老媽媽急慌慌的問。

“冇有!那西苑的假山洞,前院的上書房,還有水榭的屋頂我都找過了,都冇人!”小丫鬟急的跺腳。

“那倒怪了,這小祖宗平時也就去這些地方,總能找著人,難不成,她又發現什麼了新的地方?”老媽媽愁的要命。

“今兒府裡人多,可不能大意,我再去找找!”荔枝說著,著急忙慌的跑了。

而此時,東苑的一片蓮花池旁,幾個小腦袋圍成一圈湊在一起,正嘰嘰咕咕的商量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