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隻是寥寥幾句,但宋晚也聽出怪醫和那個不知名的男人,應該是站在父親的對立麵的,不僅如此,他們還認識“江晚晚”的父母。

宋裁嚴雷厲風行的處事方式確實吸引了很多仇恨,但是怪醫對宋裁嚴卻似乎十分熟稔,就像是年輕時候認識的人,到老了反而永不相見。

“媽咪不應該偷聽的。”

小寶眸中染上幾分譴責,“怪醫爺爺對你很好。”

宋晚知道怪醫對自己的恩情難報,更何況自己已經拜他為師,更不應該不信任怪醫,但是她身邊已經充斥著很多的謎團亟待解開,她不得不這麼做,讓自己能夠不那麼糊塗。

“我保證,以後不會再利用彆人的信任了。”宋晚把小寶抱起來,而後也垂下眼眸,“其實有時候我也挺好奇江晚晚究竟是個什麼樣子的人,老師說,我比她少了很多優柔寡斷的性格......”

雖然那個時候她笑笑說,就當是怪醫在誇獎她了,但是她心裡還是明白,怪醫更喜歡的是當初那個很聰明伶俐,但是重感情、有人情味的江晚晚。

這樣一想,心中莫名多出幾分嫉妒。

——

許蔚然接到電話的時候人都是呆的,直到宋晚叫出了她的名字,才終於反應過來。

“小姐!”

聽到宋晚在手機裡報出的位置,許蔚然有些麻木地記下來,然後就聽到對麵掛斷了電話。拿著手裡的紙條,像是做了一場夢。

“怎麼了?”

龍一聽到許蔚然的聲音走進來,然後就看到許蔚然在對著一張紙條發呆,麵色也凝重起來,“小姐出了什麼意外嗎?”

“小姐”兩個字就像是一個開關,許蔚然搖了搖頭,道,“剛纔小姐給我打來了電話......這個是地址,她讓我過去接她!”

說到最後,許蔚然也徹底反應了過來,龍一連忙道,“我和你一起過去!”

淩霄收到訊息的時候,宋晚都已經到家了,於是連忙又轉告給沈時霆。

這些天來,聽從沈時霆的命令,一直在想方設法混淆宋家人的視線,淩霄本來還有幾分不解,現在宋晚竟然真的就自己回來了。

沈時霆收到訊息的時候並不覺得特彆意外,但看上去似乎也不怎麼高興。

“沈總不會去見宋小姐一麵嗎?”明明這段時間裡最著急的人就是沈時霆,淩霄作為沈時霆的助理可都在旁邊看得一清二楚——但是宋晚現在回來了,為什麼沈時霆反倒看上去冇有那麼高興?

聽到淩霄的話,正在寫材料的沈時霆頓了頓筆尖,而後搖了下頭,“就不過去了,以後遲早會見到的,不急在這一時。”

雖然這話淩霄是連半個字都不相信,但是沈時霆既然已經這麼說了,就說明他確實不想回去見宋晚,於是淩霄也冇有多言。

見淩霄走出了辦公室,沈時霆放下筆,半晌喃喃道:

“你應該已經恢複記憶了吧。”

......

此時宋晚正在猶豫著是否現在就恢複記憶,陸冥幽忽然走進房間,宋晚立即反應過來,將手裡的藥瓶塞進了枕頭下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