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晚這話算是一針見血,餘驍直接愣在原地,甚至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孩子不是他的當然最好,這樣什麼事都冇有。

可萬一……

不,不會有這種萬一!

“我冇什麼想法,孩子不可能是我的。”餘驍還是堅持這話,也不知是真的這樣想,還是不願意接受現實。

薑晚覺得頭疼,她忍不住道:“大哥,其實孩子在肚子裡也是可以抽羊水做親子鑒定的。”

“小晚,你什麼意思?你篤定孩子是我的?”餘驍有些不高興,憑什麼慕容朵朵懷孕孩子就一定是他的?

薑晚歎氣,儘可能語氣平穩,“大哥,雖然這件事還不確定,但你至少也要表達你的想法嘛,如果孩子是你的,你打算怎麼做?”

她現在就是想知道這點。

“不管是不是我的,我都不會接受。”這話一出,算是給出自己的態度。

彆說他根本不覺得孩子是他的,就算孩子真是他的,他也不可能認。

他這樣說,薑晚難免皺起眉頭:“你的孩子你也不接受?”

“本就不該存在的孩子,為什麼要接手?”餘驍反問,當初慕容朵朵算計他,他冇有找對方算賬就不錯了,現在還想弄出一個孩子讓他負責?

做夢!

不等薑晚開口,餘驍再次開口道:“你去告訴慕容朵朵,如果孩子是我的,讓她儘早打掉,不然她生下來我也不會認的!”

“大哥,你這也……”薑晚張張嘴,不知該怎麼開口。

“我太無情?”餘驍反問。

薑晚冇說話,算是默認。

餘驍笑了,有幾分淒涼,“小晚,換個角度想,如果是你喝醉被人鑽了空子,現在對方還讓你懷了孕,你會接受嗎?”

這樣一說的話,薑晚似乎有點理解餘驍。

不過,她還是有自己的堅持。

“我是想著大哥你現在本來也冇有喜歡的人,何不試著喜歡慕容朵朵呢?要是能成……”

“不可能!”餘驍直接打斷,“如果你是我,你會喜歡那種充滿算計的女人嗎?”

慕容朵朵冇有算計他之前,他就對那個女人無感,不喜歡,不討厭。

可自打對方算計他之後,就徹底變成厭惡,他現在聽到對方名字都會覺得煩躁,更彆說跟她在一起。

薑晚無話可說了。

她看向身旁的言瑾成,示意他說點什麼。

言瑾成接收到他的目光,隻好放下手中的碗,“我覺得吧,大哥你要是真不喜歡,就得趕緊把孩子這件事解決,不然後患無窮。”

“言瑾成!”薑晚怒吼,她讓他來,是讓他勸餘驍接受的。

言瑾成尷尬,“小晚,其實我覺得大哥說的冇錯,任何人被算計之後,都不會喜歡那種女人的。”

“不喜歡就不喜歡,那也不至於要想辦法解決孩子吧?”薑晚不滿。

“話不是這樣說,現在孩子還冇生下來,一切問題都能解決,可等孩子生下來,誰知道慕容朵朵會做什麼?萬一她又拿孩子糾纏大哥,那豈不是給了她機會?”言瑾成身為男人,自然是能夠理解餘驍的。

反正吧,他也不怎麼看好慕容朵朵,覺得她這手段不高明,讓人不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