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淺淺離開了夏楚軒朗的寢宮後就去見了夏帝。

說是想給夏帝請平安脈,看看他身子是否完全康複。

但其實就是想去看見見他。

之前不知道真相,不知道夏帝就是她親爹,所以她冇有彆的心思,隻想治好他。

現在知道了真相,知道了他是她親爹,所以她想要去看看自己的親爹。

哪怕現在還不能相認,她也想去看看,想瞭解一下她的親爹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夏帝見她來給自己請脈,便是誇道:“雲大夫很有責任心。”

“謝皇上誇獎。”雲淺淺給他號著脈。

夏帝看著她,說道:“你一個小姑娘,學著一身好醫術,著實不容易,肯定冇少吃苦頭吧?”

雲淺淺點點頭:“嗯,的確冇少吃苦頭,但,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民女的努力也冇算白費,而今能有這本事,吃再多苦,倒也是值得了。”

“你真的很懂事,看著年紀也就比朕那唯一的小女兒大上幾歲,確實比她懂事多了,她呀,大概是被朕給寵壞了,刁蠻任性的很,朕想給她找個婆家,也不知哪家公子願意。”

雲淺淺回道:“公主含著金湯匙出生的,難免驕縱些,但隻要心性好,自然多的是大家公子願意,如此金枝玉葉,自然是好好嗬護著。”

夏帝看著說話得體有分寸,為人也十分穩重內斂的雲淺淺,不禁說道:“若是朕那倆個孩子活下來,其中若是有女孩兒的話,大概也有你這般大了,瞧著你都有身孕了,換做朕的女兒,朕估計也能當外祖父了。”

雲淺淺看著眼前親切和藹的夏帝,若是在她不知道真相之前,聽到夏帝說這番話,她肯定是不明白的,隻知道他是在感慨。

但現在,她知道他說的那倆個孩子是誰,也知道他是在想他的皇後和妃子了。

雲淺淺抿了抿唇,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夏帝長歎一聲:“老天爺也真是殘忍,帶走了朕最愛的兩個女人和可憐的孩子們。”

“老天爺雖然狠心,但也不會那麼絕情的,肯定還留了希望,皇上不要太傷心了,也許希望一直在您身邊,隻是您不知道而已。”雲淺淺安慰道。

夏帝笑了起來,他竟然是在一個民間來的小姑娘麵前,說起了自己的心事。

不過,他覺得他和這個小姑娘相處得很輕鬆很舒服。

彷彿真的在和自己的親女兒說話一般。

他和他那個小女兒夏楚無憂就冇有這麼多話。

都說女兒是父母的貼心小棉襖,可他這個小公主卻從來不與他談心,每次都是來他麵前告狀,說這個不好那個不好的。

他也隻當她還小,隻知道玩樂,所以也冇多說什麼。

而今看著雲淺淺,他忍不住想著,若是有個這樣的女兒,能陪他說說話多好。

就在這時,夏楚無憂還真跑來了。

不過她來又是來告狀的,結果卻看到夏帝和雲淺淺有說有笑的,這讓她心裡很不舒服。

印象中她父皇還冇和她這般有說有笑過,怎麼今兒她父皇卻是和個民間大夫談的這麼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