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99章南宮守忠

“太子殿下千裡迢迢將你邀請過去,你一分都不出,那豈不是很不給他麵子?最起碼這趟路費和餐費你總要給。”文王笑眯眯地說道。

“小人明白了。”南宮守忠一揖到底。

“去吧。”文王擺擺手道說道:“早些去準備,你這邊隻管上路,本王安排的人會在暗處跟著,你,有需要的時候他們會主動與你聯絡。”

“多謝王爺關心。”南宮守忠恭恭敬敬地轉身而去。

眯起眼睛看著南宮守忠的背影,文王冷笑一聲喃喃道:“太子啊太子,想把首飾到我的口袋裡麵拿錢不是那麼容易的,小心錢冇拿到,反而被打斷了幾根爪子。”

“來人。”文王淡淡地說了一句。

隨著話音落地,他的身後鬼魅一般浮現出兩名其貌不揚的青年男子,恭恭敬敬的站在原地等候文王的命令。

“兩件事情。”

文王說道:“第一件保護好南宮守忠的性命,絕對不能讓他出事,但更要嚴密的監視著他的一舉一動,絕對不允許他和太子方麵的人私下有任何接觸,一旦發生立刻彙報。”

“第二件事情,去京城搞清楚,最近戶部在天下收糧,而且軍隊調動頻繁,是否朝廷有對外動兵的意向,一旦有所發現,立刻彙報。”

“是。”兩名青年異口同聲地回答之後,悄無聲息的消失在原地。

另一頭南宮守忠坐著馬車,回到了自己家中,站在家門口看著富麗堂皇的門庭,心中隻覺得惆悵萬千。

這院子是他父親還在世時建造的,前後八進八出,就規格而言,在整個金陵都僅次於文王的府邸。

當時他還小,不明白為什麼一直告誡自己要低調行事的父親會建造這麼豪華的庭院。

父親卻說低調是給人看的,高調也是給人看的,隻是看的人不同,需要展現出來的一麵也就不同。

咱們若是不低調一些,王爺身邊的人就會嫉妒眼紅咱們。

可咱們若是不高調一些,王爺便會忌憚咱們。

那個時候南宮守忠還不懂這個道理,但是現在他似乎有些明白了。

壓下心思,在奴仆的簇擁中,南宮守忠來到正廳。

有幾名穿著雙翅雁翎服的錦衣衛早就已經在等著了。

見到南宮守忠進來,其中一人放下了茶杯,皮笑肉不笑地說道:“南宮老闆,現在可以走了?”

“還請幾位稍候片刻,我與家人說兩句話,即刻啟程。”南宮守忠客氣地笑道。

說話之間,給了管家一個眼色。

管家見到了南宮守忠的眼神示意,很懂事的湊上前去,從懷中拿出兩錠足有二十兩重的金錠塞到了錦衣衛手中。

說話的錦衣衛眉梢一挑,掂了掂手中的金元寶。

足金打造的金元寶在他的掌心中散發著璀璨奪目的光芒,令人迷醉。

“嘿嘿。”錦衣衛笑了笑說道:“果然是江南首富,出手就是闊綽。”

“既然如此,我們兄弟幾個也不是不講情理的人,和家人打招呼嘛,自然是要的,那麼在等你一炷香的功夫。”

拱手道謝之後,南宮守忠轉身便到了後院。

他找來了夫人,並遞出一把鑰匙。

“城外西南處六裡,有一座山叫雙峰嶺,李雙峰嶺深處有一個破廟。”

“廟中後院柴房裡麵有一些我這些年存下來的東西。那些東西不在賬目中,任由誰也查不出來。”

“這一趟我去京城,若是回來也就罷了,要是回不來你就帶著孩子和這些東西離開金陵,去找一個安靜的地方,永遠都不要再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