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七年過去。

英武挺拔的李辭,成了個蜷縮著身子、躬著腰、每日搬著小凳子坐在屋簷下,靜靜看著晚霞、悼念亡妻的村頭老漢。

而那個,隻會跟在李辭屁股後麵、緊緊抓著李辭的衣袖不撒手的李賀,已經成了個不錯的皇帝。

每當李賀去問母後——三哥為何要走?

夏惜玉總會沉默半晌,輕歎口氣,說道——你要做個好皇帝,隻有這樣,纔不會辜負你的三哥。

文有季君,武有贏邑,這兩人皆是李辭親手提拔上來的人物,也是北滄國真正的遮陰巨樹,有了這兩人,即便是將頭豬推上皇位,北滄國都亂不了。

這些年來,李賀每次與朝廷上那些個‘忠心為國’的‘肱股之臣’撒潑罵街的時候,都會想到不告而彆的三哥。

隨著時間的流逝和對帝王之術的揣摩,李賀漸漸明白了三哥當初為何要走,也從季君和贏邑流露出的蛛絲馬跡中,猜到了絲真相。

父皇曾對母後親口說過,李辭是北滄國新帝,可結果卻是他李賀承襲帝位,那麼......父皇為何讓李辭順利即位,能做出些什麼,已經不言而喻。

身處高處,方知高處涼薄,居於市井,方知人間冷暖。

李賀真的很想見見李辭,再說些話,家常閒話。

可他派出了撥又撥的人手,尋了整整二十七年,卻冇有搜尋到絲毫痕跡。

仿似,這個世上屬於李辭的痕跡,皆被抹去。

畢竟,任誰也想不到,堂堂北滄國的三皇子,竟會躲在處深山老林、荒蕪村落,成了個握著鋤頭忙活、還時不時埋怨日頭太烈的閒漢。

這個世上,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人生的權利,但大多數人都隻能成為彆人眼中的自己,為彆人的人生而活,太過辛苦,隻有極少數人,能夠按著自己的心意,隨心所欲的活著。

李辭舍了帝位,卻保住了自己,是個了不起的人。

不過,畢竟是久經陣戰之人,他總有耐不住心癢的時候,也常常穿著身破衣裳,闖闖江湖,走走人間,憑藉他那身不俗的武藝,確實也闖出了不少名號。

十年前,李辭的妻子病逝,為了散心,他默不作聲的走入江湖,他憑藉二品聞道巔峰的實力,結識了許多厲害的人物。

其中人,名為聞十裡,這老東西啊,性情桀驁,常常是冇說兩句話就要抽刀弄劍,被李辭痛毆幾番後,兩人便結拜成了兄弟,笑泯恩仇。

兩人啊,常常在茅屋擺棋、飲酒談笑、舞刀弄劍。

約莫是年前,司涯與百曉生在江湖上創立西荊樓,聞十裡這老東西,是第批加入西荊樓的人物。之後,在聞十裡的不斷蠱惑下,李辭以‘木子李’之名,入了西荊樓,擔任主事。

當然,西荊樓內知道木子李真實身份的人,隻有聞十裡。

三年前,李不二這小子,被官府給抓了。

李辭聞得訊息,邊感慨吾兒不孝,邊想著該如何將李不二給弄出來。

正逢此時,寧不凡從柳村走出。

李辭動用西荊樓的力量,與未湖樓配合,設計了出圍殺天機榜首的好戲,其目的便是為了將寧不凡引至後山的必經之路上。

果然,事情進展的很順利。

當縉雲公主、寧不凡、葉辰,三人走入村子,說要討碗茶喝的時候,李辭便笑著說道——那斜道山口,有山賊。

順其自然的,將自個兒的兒子李三思引薦給寧不凡認識。

後續嘛,依著李辭所料,李三思這小子,憑藉身上那股子書生氣,與寧不凡結為兄弟,寧不凡也答應去救李三思。

說來說去,其實在這個世上,哪有那麼多巧合,其實大多數的巧合,都是被人提前安排好的劇本。

結局,早已註定。

隻是身處局中之人,不知罷了。

李辭依然坐在村口屋簷下,看著晚霞,心中卻在想著天下之事。

約莫在個月前,西荊樓在北滄國的產業皆被東宮太子李如意查封。

李辭憑藉西荊樓源源不斷傳來的訊息,眼便瞧出了這裡麵藏著的深沉算計,從而也對李如意這位侄子,生了興趣。

之後,李辭做了兩件事情。

第件事——去信告訴他的結拜兄弟聞十裡,讓這廝厚著臉皮闖趟東宮,瞧瞧李如意這小子長的是個什麼模樣,瞧完了之後,趕緊過來跟他說說。藲夿尛裞網

可惜,這聞十裡的動作實在磨蹭,闖完了東宮後,不去尋李辭,反倒琢磨起來,要救出乾女兒,恰好此時,寧不凡過路黃河,瞧見了聞十裡的通緝令後,給這廝抓了起來,換了千金。

第二件事——將皇璽交由李不二,讓李不二轉交給寧不凡。

李辭心中覺著,寧不凡這小子,怎麼說也救過李不二的性命,救命之恩嘛,自然要回報,也算投桃報李。

否則,李不二怎敢拿著父親的皇璽送人?

寧不凡與季相高談論闊之時,隱約發覺季相似乎直在退讓,卻隻覺著是季相的老成持重、生性謹慎。

他不知道的是,季君自看到皇璽的第眼起,心中便掀起了狂瀾,他明白,自己必須得直退讓,直退讓。

因為,這是三皇子李辭的意思。

三皇子縱然二十七年未曾露麵,但虎威猶在,隻需句簡簡單單的話,也能將整個北滄國徹底攪亂。

須知,無論是季君還是贏邑,皆是三皇子手提拔出來的人,而端坐於朝堂上的那位皇帝陛下,皇位還是三皇子讓出來的。

三皇子說的話,季君不敢不聽,也不敢不遵,隻好給了寧不凡次、又次的機會。

李如意與筱青漣雖然意見不,卻都在心中覺著,季相處理與寧鈺的談話之時,顯得不夠高明、也不夠老辣。

他們雖是天機榜上有名的才子,但畢竟都是年輕人,不知往事。

季君若是不夠高明,怎能安然在朝堂上,做了二十七年的丞相?

季君若是不夠老辣,怎敢當著陛下的麵,說道——陛下因何謀反?

季君隻明白件事情,在皇璽到了北滄國的這日,整個廟堂,便該徹底倒向寧不凡,隻是在明麵上,卻要佯作副猶豫不決的模樣,唯有這般,方能麻痹白若塵等人,方能給寧不凡以最大的臂助。

這等複雜心思,除了皇帝陛下與夏太後,或許無人能夠懂得。

贏邑?

他啊,就是個隻會舞刀弄槍的愚夫,他懂個屁。

那麼,經過層又層的鋪墊後,真正的好戲,便要開始了。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最新章節內容已在,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隅。

陰霾的天空,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道身影。

這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丈遠的位置,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第88章

出好戲(上)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