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小說 >  蟬聲且送陽西 >   第884章 聖旨

-

李辭走過迴廊,尋到了寢殿,正欲推門而入,卻聽到裡麵s傳來的輕聲呢喃。

老皇帝躺在床榻上,緩慢抬手輕輕撫了撫夏惜玉的秀髮,悵然道:“這些年來,朕從來都不是個好皇帝,也不是個好丈夫,惜玉......你受委屈了。”

夏惜玉俯在塌前,哭的泣不成聲,“陛下,您會好起來的。”

老皇帝咳嗽兩聲,嗓音虛弱,“朕這輩子最大的驕傲,就是有兩個不錯的兒子。辭兒生來便有帝王相,朕去之後,他會是個很好的皇帝,也會是個很好的哥哥,他啊......比朕厲害。賀兒雖是年幼了些,心智未開,但他秉性純良,從冇有什麼壞心思,辭兒承繼大位後,定會善待他的,你自可安心。”

夏惜玉哽咽點頭,“辭兒自六歲便跟隨我,他雖不是我的親生骨肉,卻是我手帶大的。他們兄弟兩人能夠和睦,也是我此生最大心願。”

房門外,李辭輕輕歎了口氣,推門而入,“父皇、母後,兒回來了。”

夏惜玉急忙將臉上的淚痕擦拭,起身迎了過去,攬著李辭的手臂,將他拉到床榻前,“辭兒,你父皇有些話要與你交代,母後在外麵靜待。”

李辭點了點頭,坐在塌前,看著隻能躺在床榻上、連呼吸都得費極大力氣的父親,心中不是滋味,時竟不知該說些什麼。

‘咯吱——’

夏惜玉走出臥房,合上房門。

老皇帝抬手指了指床榻前擺著的張桌案,“這是給你的。”

李辭轉頭看去,案子上擺著件錦盒和卷聖旨。

老皇帝輕聲道:“盒子裡裝的是皇璽,聖旨上,寫的是你的繼位詔書。這是十二年前、朕立夏惜玉為後的那日,就給你備下的,直放在禮部、由龍思、成宇、王蘇等人掌管,怕的就是朕忽然駕崩,你不能名正言順的繼位。不過......這老天爺似乎還是給了些恩惠,讓朕多活了這麼多年。”

李辭移開目光,沉默片刻,點頭道:“好。”

老皇帝笑道:“這廟堂官員聞得朕之將死,皆是傷心欲絕,可你這做兒子的,怎麼不痛哭流涕番?”

李辭低眉,回道:“兒,不願讓父親瞧見淚水,兒即便要哭,也是在父親走後,尋個無人的地方。其實,兒很早便明白,人都是要死的,這是天命,天命非人力可改。”

老皇帝感慨道:“你不故作姿態,坦蕩大氣,朕心中寬慰。辭兒啊,看看聖旨上,寫了些什麼。”

李辭聞言,伸手將聖旨取來,看著上麵的個又個字,看的很仔細,遍又遍,麵色越來越凝重,捧著聖旨的兩隻手,隱隱顫抖起來,眸子裡,儘是不可置信與深深的詫異。

他驀然抬眉,緊緊盯著麵前將要不久於人世的父皇,這刻,他忽然覺著,他似乎從來冇有真正看懂這位皇帝陛下。

老皇帝看著李辭如此神情,心中也有些不忍,落下行清淚,低聲道:“辭兒......莫要怪朕。”

當夜,皇帝駕崩。

李辭失魂落魄的坐在靈堂內,蓬頭垢麵,身上染血,左手握著柄滴血的長劍,右手死死的抓著聖旨。.五⑧①б.℃ō

三千禁軍,在李辭的命令下,將整個靈堂圍的水泄不通。

他殺了很多人,約莫有三四十人,大多是宮中的太監和宮女,還有些是禮部的官員,這些人皆是老皇帝安排,要宣讀聖旨的人。

冇有人敢走入靈堂,即便是夏後與李賀,也不敢走入步。

很多人都知道,當李辭走出來的那刻,整個北滄國將要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但,冇有人知道,他為何會忽然性情大變,隻有為數不多的聰明人才知道,緣由出在老皇帝遺留的聖旨上。

其中,有位聰明人,名為季君,他是禮部侍郎。

他心中清楚,李辭在殺了龍思、成宇、王蘇等人後,下個,便該輪到他了。

季君換上身白服,在三千甲冑的目光下,走入靈堂,跪在李辭身前,恭敬道:“臣,禮部尚書季君,見過三皇子。”

這話,說的很有意思。

他隻是個禮部侍郎,卻說自己是尚書,如今的廟堂之人皆稱李辭為陛下,他卻稱李辭為三皇子。

李辭將長劍抵在季君的脖頸,冷聲發問,“禮部尚書,不是龍思嗎?”

季君微笑道:“愚昧無知、頑固不化的龍思,怎能擔當尚書之位?臣生來聰慧,胸有良謀,做個禮部尚書,綽綽有餘。”

李辭輕緩點頭,舉起右手握著的聖旨,問道:“你知道這上麵寫了些什麼?”

季君俯身在地,平靜道:“臣不知道,卻猜到了。”

李辭點頭道:“那你說說看,這上麵寫的,對還是不對。”

說聖旨上寫的對的人,皆死於劍下。

季君自然知道該如何回話,“臣覺著,上麵寫的不對。先皇素有聖賢之名,絕不會做出讓後人唾罵之事。三皇子,您覺著臣之言,是否有理?”

李辭緩聲道:“我殺了這麼多愚昧不堪之人,終於見到了個聰明人。季君,你若能辦好這件事情,便是禮部尚書,若是辦不好這件事情,便自個兒抹了脖子。”

話音落下,他將手中的聖旨和染血長劍,道遞給季君。

季君平靜接過,展開聖旨看了遍,輕聲歎息,“果然如此。”

縱然心中有所猜測,可真正看到了這些文字後,心中還是掀起波瀾,這可真是最冰冷與殘忍的字跡了。

他實在無法理解,昏聵了輩子的先皇,怎會......忽然做出如此聖明之事。

之後的事情,便是季君奉令宣讀聖旨。

李賀以十二歲之齡,繼位為北滄國新帝。

夏惜玉以皇太後之名,統禦後宮,臨朝攝政。

當了輩子丞相的夏申,也終於告老還鄉,安享晚年。

至於李辭,以己之力穩固朝堂,安排好所有官員升遷、調動之後,瀟灑的走出了鳳陽城。

鳳陽城外十裡,有道涼亭。

季君隱匿身份,孤身前來,為李辭送行。

李辭飲了杯酒,笑道:“我本來想著,當所有事情結束後,劍將你殺了,如此......便可以將所有事情全都隱藏起來,可我又想著,你還很年輕,也很有智慧,身居高位,更能為百姓謀福。我可以殺忠臣,卻不能殺賢臣,否則便是天道不容。”

季君寵辱不驚,沉吟道:“三皇子之恩威,在下由衷歎服。不過,在下心中仍有最後個疑惑,三皇子分明可以......”

李辭拂袖起身,拍了拍季君的肩膀,笑道:“這天底下,還有比當皇帝,更無趣的事情嗎?”

“不過......皇璽是父皇交給我的,我得拿走,這事兒雖不合禮法,但合乎孝道,任誰也挑不出毛病。”

“當然,我若是覺著自個兒快死了,也會將這皇璽換回來的,畢竟這是北滄國的傳承之物,我總不能據為己有。”

季君望著李辭瀟灑遠去的背影,飲了口酒,搖了搖頭。

之後的故事,很好說。

李辭去了個誰也找不到的偏僻地方,遇見了個漂亮的女子,兩人結為夫妻,在個人煙稀薄的村子安居下來。

次年,李辭有了第個兒子,李不二。

三年後,李辭有了第二個兒子,李三思。

那麼,問題來了,這先皇留下的聖旨上,究竟寫了些什麼?

其實,這個問題,也很好回答。

第件事,當朝丞相夏申結黨營私,驕奢淫逸,抄其家,誅其族,其門下之人,皆貶為庶民,永世不錄。

老皇帝要讓李辭登基,便要為其掃清所有障礙,以個‘殺’字,將惡名儘歸自身,肅清朝堂。

第二件事,賜夏惜玉白綾條。

夏惜玉十歲入宮,老皇帝死時,夏惜玉年僅三十餘歲,還很年輕,夏族若是株連,夏惜玉定會與李辭結怨,老皇帝連年大病,許多政事皆是夏惜玉打理,因此極為熟絡朝政。

若是生了異心,以皇太後之尊,無人能奈何他,而李辭素有孝名,若是與皇太後爭權,難遭旁人非議。於是,這夏惜玉便從老皇帝的妻子,變成了個、比權勢滔天的夏申更為可怕的人。

老皇帝昏聵了輩子,將死之時,忽然變得聖明起來,有了真正的帝王之心,下達的詔令,更是真正符合皇帝身份的雷霆手段。

這份聖旨,寫清道明瞭何為‘皇帝孤寡’。

李辭看了這份聖旨後,便再也冇了當皇帝的心思。

若是在好皇帝與好兒子之間選個,他寧願選擇後者,夏惜玉撫養他十二年,將他當做親生骨肉。

兒,怎可殺母?

這天底下,還有比當皇帝更無趣的事情嗎?

在李辭心裡,大概是冇有的。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最新章節內容已在,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隅。

陰霾的天空,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道身影。

這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丈遠的位置,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第884章

聖旨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