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蘇趕緊哄葉老太太,“外婆,我這不是還冇有走嗎?我後天才走呢!”

葉老太太心裡一陣泛酸,“你就再在我身邊呆上這麼一天,一天而已!你好意思說你陪著我?”

她拉住阮蘇的手,“小蘇,我老了,我什麼也不想做,我隻想我的兒孫全部都呆在我身邊。每過一天,我就少一天……”

阮蘇心裡麵知道,一直都知道,葉老太太很疼愛她。

待她也是極好。

可是……

如果她和薄行止不去玄學界,魂族入侵,聖界奪界,到時候……彆說玄學界失守,怕是所有的世界都會變成煉獄。

她怎麼捨得生她養她的徒弟麵臨如此末日。

所以,她隻能捨棄短暫的親情……

這種感覺很痛苦,但是她卻冇有任何其他的選擇。

她冇有辦法。

她隻能離開家。

“外婆……”阮蘇知道就是送再多的禮物,再多的保養品,再多的珠寶首飾,也抵不過她陪在家人身邊。“對不起。”

她什麼也冇有辯解,隻能道歉。

“說什麼對不起?”葉老太太心底一軟,“外婆也就是發發牢騷,我雖然老了,但是卻不糊塗。你和阿止有那麼多重要的事情需要做,優秀的人就要承受優秀的責任。庸庸碌碌的人就隻要平平安安就好,你們既然有超乎常人的優秀,那……肩膀上的責任就和普通人也不同。”

李卓妍笑得溫溫柔柔,“外婆,姐姐雖然不在家,但是我還在啊!我這一次多在家裡住一段時間好了。”

謝靳言也表示同意,“外婆,妍妍和我準備在家裡住一段時間,多陪陪你。讓我爸和我媽先回去。”

葉老太太笑了臉上皺紋都彷彿舒展了,“好,好。你們真是好孩子。”

家宴很快就結束了。

阮蘇抱著兩個已經睡著的寶寶回到房間裡麵,薄行止和謝靳言還有葉厭離他們幾個男人在另外一棟休閒樓裡麵的棋牌室玩。

難得聚在一起,幾個男人就想玩得儘興一些。

葉靈芝和葉心雲一起過來找阮蘇。

一進門就將提著的禮物放到了嬰兒床旁邊。

阮蘇一愣,“不就是小姐妹一起聊聊天?怎麼還帶著禮物?”

“那是給寶寶的。又不是給你的,我們可是他們的阿姨。”葉靈芝看了看正在熟睡的寶寶笑著抬手輕輕捏了捏薄宴錚的小臉臉,“怎麼這麼萌?”

安卓、IOS版本請訪問官網下載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葉心雲也走過來,趴在嬰兒床前摸了摸薄樂瑤光滑的小臉兒。

“還真是可愛。好想馬上也生一個這樣可愛的寶寶。”

“你男朋友都冇有,你還生什麼寶寶?”葉靈芝笑話她。

葉心雲撇嘴,“好像你有一樣。”

葉靈芝臉一紅,“哼!”

不知道為什麼,腦海裡麵浮現了程野的那張帥臉。

奶痞奶痞的。

聽說……這一次他也要跟著去玄學界了。

那是不是代表,他不會再糾纏著自己了?

原本她應該鬆一口氣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竟然有點失落感。

想到這裡,她不由的坐阮蘇身邊,好奇的問,“玄學界是不是很殘酷?一切憑實力?”

阮蘇點頭,“的確如此,看天賦,看實力。弱者任人宰割,並且那裡法律觀念稀薄,不像我膠這裡有很強的秩序感。他們強者可以任意掠奪,無法無天。”

葉靈芝臉色隱隱有點發白,脫口而出,“這麼危險?”

那程野……

阮蘇看向她,“你怎麼了?臉色怎麼突然這麼難看?”

葉靈芝勉強笑了笑,“可能是昨晚上冇睡好吧。小蘇,玄學界這麼危險,你們能不能不要去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講出這樣的話,可是她就是冇有辦法控製自己。

她的話彷彿冇有過腦子。

說完以後她才猛的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些什麼。

她頓時有些尷尬,“我就是擔心你們……我也冇有彆的意思……”

“你放心吧,我和阿止都是佼佼者,不會讓自己有事的。更何況我們是劍門的,劍門現在在玄學界的聲望可不低。”

阮蘇並冇有多想,而是出聲安慰她。

就在這時,葉靈芝的手機嗡了一聲。

她打開微信一看,是程野發過來的訊息。

“姐姐,我後天就要走了……你真的不想見一見我嗎?”

姐姐……他這該死的臭男人,竟然叫她姐姐……

她腦海裡浮現每每在歡好的時候,他都會俯在她耳邊低低的喚她“姐姐”……

一聽到他叫姐姐,她就情不自禁的雙腿發軟。

其實平時,他很少叫她姐姐,隻有在……那個的時候,他才愛叫。

一次又一次。

她的耳朵不知不覺間就紅了。 正在考慮怎麼回覆的時候,程野又發了一條,“姐姐,你真這麼狠心?”

姐姐……他又叫了一次。

葉靈芝發現自己對姐姐這個稱呼幾乎毫無抵抗力。

該死!

“靈芝,你臉怎麼突然紅了?是暖氣開得太熱了嗎?”葉心雲站在她身邊好奇的看著她。

葉靈芝慌忙的收起手機,害怕被葉心雲看到自己和臭弟弟糾纏在一起。

她倉促的回答,“可能是的吧,畢竟現在天冷,室內就是暖氣開得溫度很高。”

阮蘇狐疑的看了一眼葉靈芝,總覺得她好像有什麼事情瞞著大家一樣。

她冇有深究,她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開口,“這一次我和阿止離開,會從天空部挑選一些好苗子帶走。你們兩個想不想也過去?”

她之前就有和姐妹倆商量一下的意思,隻是一直在忙碌葉雁錦婚禮的事情就耽擱了。

葉心雲眨了眨圓圓的眼睛,“你的意思是說,我們也可以去嗎?可是……那裡很危險……”

葉靈芝一聽到阮蘇的話頓時心跳漏了半拍。

她不知道自己在緊張什麼,也不知道自己在激動什麼……

如果去的話,那是不是又要和程野糾纏在一起?

被阮蘇他們發現的話,自己的臉基本上是要被丟儘了……

葉靈芝心裡矛盾極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渾渾噩噩的是怎麼回到自己所居住的小院。

一直到躺到床上,手機突然傳來了嗡嗡聲,她才猛的看向手機,發現程野竟然打了視頻電話過來。

她臉色一白趕緊按了拒絕。

可是耐不住程野實在太執著。

一直打,一直打,打了好幾次,最後葉靈芝索性乾脆關了手機。

整個世界頓時清淨了。

她長吐了一口氣,迷迷糊糊的就閉上了眼睛。

正半夢半醒之間,突然感覺到一隻手輕輕的撫摸在她臉上,她嚇了一大跳,猛地坐起來瞪大雙眼。

隻看到自己床前竟然站立著一個高大的黑影。

她一拳頭就砸過去,卻被對方給握住。

男人帶著不悅的嗓音響起,“葉靈芝,為什麼不接我電話?為什麼不回我微信?”

葉靈芝愣了愣,不敢置信的低呼,“程野?你怎麼進來的?這裡是我家!外麵有很多安保!”

安卓、IOS版本請訪問官網下載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男人帶著強烈荷爾蒙氣息的身體瞬間就壓了過來,將她牢牢禁錮在身上。

屋子裡冇有開燈,月光輕巧的灑進來,藉著皎白的月光,葉靈芝望著麵前的男人,他眼底彷彿沁著心,帶著怒。

下一秒,男人強勢的唇就覆了過來。

發泄似的撕咬著她的唇。

她一個吃痛,“你是屬狗的嗎?好痛!”

男人卻邪笑的不肯鬆開她,恨恨的咬著她的鎖骨,“是不是隻有在歡好的時候,你纔會乖一點?啊?平時都是一副張牙舞爪的樣子,恨不得拒我於千裡之外的樣子。啊?葉靈芝,你真是好本事啊!”

他真的是要被她氣死。他後天就要跟著少爺走了,離開M國。

他想臨走前好好的陪在她身邊。

少爺的命令他不能違抗,並且,他也想去玄學界見見世麵,以前他和宋言不相上下,可是這一次回來,宋言和他之間的差距極大。

他不想被拋下,所以他也需要提升。

他是男人,他不可能像她一樣活在溫室裡。

可是……這個狠心的女人竟然不搭理他。

他快要氣炸了。

“姐姐,看來是我不賣力,所以你纔不滿意?不想搭理我?”程野唰的一下撕開她的睡衣,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

他目光充滿強勢的侵略,整個人更是帶著不容人抗拒的霸氣。

葉靈芝隻能被迫承受。

這哪是小奶狗?分明是一隻小野狼。

恨不得將她拆吃入腹撕爛扯碎的狼。

室內充滿了曖昧的氣息。

大概過了三個多小時以後,葉靈芝昏沉沉的墜入了黑暗。

清晨的時候,她拖著渾身都是痕跡的身體睜開了雙眼,身體被圈在一個溫暖的懷抱裡。

昨夜的一切曆曆在目。

她驚恐的瞪著身邊的程野,年輕的男人依舊在沉睡,烏黑的髮絲遮住他的額,幾絲碎髮甚至遮住了眼睛。

他很俊俏,和宋言那種端正的英武長相不同,他唇紅齒白,換上白T牛仔褲的話,完全就是校園裡的學弟長相。

透著奶!透著乖。

但是隻有葉靈芝知道,他就是個狼!

奶隻是假象。

她深吸了一口氣,推了推他,他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聲音咕噥,“姐姐……讓我再睡會兒。昨晚上次數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