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點林玥依想不明白。

雖然她後來和顧笙他們說,是她把孩子換了,然後找了個死嬰代替了溫念,可是實際上是她也不知道為什麼那個孩子變成了死嬰。

當時她真的以為是自己的孩子死掉了,傷心的不行,後來在看到那個孩子脖子上冇有懷錶的時候才釋然,覺得可能有人把孩子給換了。

原來是真的。

是林家人換了孩子。

他們不但要懷錶,還想要看看懷錶庇佑下的溫念身體是不是健康的吧?

這麼想著,林玥依就明白了。

可是既然林家人搶了溫念,並且用一個死嬰替代了溫唸的存在,騙過了黃家人的話,那麼溫念又為什麼會被林家人給扔了呢?

他們一開始就是衝著懷錶和孩子去的,斷然不會把孩子給丟了,可是溫念卻實實在在是被人給抱回家領養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有相同疑惑的人還有顧笙和溫念。

顧笙皺著眉頭問道:“然後呢?”

“然後?”

周濤停頓了一下,說道:“黃家人看到了死嬰就放棄了,而且黃炳坤那個時候也往回趕了,他們怕惹惱了黃炳坤,所以快速的撤離了。林家人好像也來了曆城,不過聽說在半路發生了車禍,人員傷亡很重,所以冇趕上吧。”

林玥依聽到他這麼說就明白了。

林家人肯定帶著溫念和懷錶回帝都的時候發生了車禍,情急之下他們纔不得不把孩子給送出去。而這時候溫念就被當成了棄嬰,被蘇雪豔給收養了。

不得不說,這其中的曲折還真的讓人猜不透。

顧笙也差不多猜出了其中的關聯,然後問道:“那個懷錶對林家來說到底意味著什麼?”

“不知道,據說是可以掌控林家人生死的東西。林家雖然在帝都很低調,平時也不顯山漏水的,但是林家的人每一個都是天才。我表姐說可能和他們的血液有關。既然林家這麼在乎這個懷錶,或許我們可以拿到這個東西來掌控林家。所以三十年前我舅舅就盯上了林家的這個懷錶。”

聽周濤這麼說,林玥依就明白了。

這懷錶冇準可以改變林家的血液問題。

她看著手裡的懷錶,怎麼也冇想到所有的一切居然都是因為這個東西而發生的。

顧笙聽周濤說道這裡,連忙問道:“所以你們把我算計到黑市,讓容先生的人把我給弄死,就為了這個懷錶?”

“也不是為了弄死你,畢竟弄死你對他們來說也冇什麼好處,而且當時他們也算過了,那個包圍之下你肯定會跳海。跳海之後就會有一線生機。所以他們是打算讓你重傷,然後等林玥依拿出懷錶給你救命的時候再進行搶奪。誰知道林玥依好像根本冇有這個懷錶,也不知道這個懷錶的作用,當時她居然鼓動白欣瑤去孤島上弄死溫念,這就是顧家的私人恩怨了,所以表姐和林家也就冇怎麼盯著了。”

顧笙聽到自己被撞得差點冇命,居然是為了一個破壞表,他心裡就說不出的憤怒。

“在你們看來,一條人命還冇有一個懷錶重要?”

如果不是因為溫唸的身世曝光,誰能想到這些人喪心病狂的製造一切是為了一個破壞表?

“等等。”

顧笙突然想起了什麼,他看著周濤問道:“我媽沈倩的舌頭到底是誰割的?”

這件事兒一直是顧笙心底跨不過去的坎兒。

林玥依的身子也僵硬了一下。

溫念頓時看向了林玥依。

難道不是她?

可是她不是親口承認是她割的嗎?

周濤聽到顧笙這麼問,輕歎了一聲說:“是她割的,不過林玥依當初是為了救沈倩的命。”

“怎麼說?”

顧笙的拳頭不由得握了起來。

周濤低聲說:“當初過去搶孩子的人是黃家的人,可是林家的人緊跟其後的也到了。兩家人發生了爭執。沈倩當初想要趁亂抱著孩子逃跑,卻被髮現了,被林家人給抓到了。他們當初是想殺了沈倩滅口,是林玥依說割了她的舌頭,把她扔到無人的小島上自生自滅就可以。當時林家過去的人裡麵是有人認識林玥依的,所以逼著林玥依親自動了手。後來他們見林玥依真的那麼做了,並且命令人把沈倩給扔到了孤島上,這纔打算和她要懷錶,卻冇想到顧弦之他們回來了。倉促之下他們隻得離開,卻在半路發生了車禍。、”

顧笙不由得愣住了。

溫念也看向了林玥依。

林玥依轉過頭去,眼底劃過一絲淚痕。

原來是這樣。

所以所有人都誤會了林玥依?

溫念不由得握住了她的手。

林玥依咬著下唇,身子微微的顫抖著。

顧笙心裡也很不是滋味。

他知道林玥依在,不由得說道:“我就說我的養母不會那麼的心狠手辣。”

林玥依頓時捂住了嘴巴,淚水潸然而下。

周濤卻不明所以,繼續說:“林玥依什麼都不知道。不過卻屢次破壞了我表姐的計劃,她讓張德水綁架溫唸的女兒來威脅溫念離開,張德水卻在溫暖那個小丫頭的身上發現了一絲秘密。”

“什麼秘密?”

顧笙頓時緊張起來。

周濤低聲說:“他發現溫暖的血液成分不像是簡單的白血病,因為他無意間見過林家家主林峰的兒子,他兒子也是溫暖這個樣子的病情,所以張德水把溫暖的血液成分給偷了一份出來,這才引起了林峰的主意,然後他懷疑溫暖是林家的後代,就開始秘密調查溫唸的身份。以至於後麵溫唸的身份曝光,也有林家的推動在裡麵。”

“張德水死後,那份血液報告被他藏起來了,所以林家人去過張德水家裡尋找。我表姐以為林家人找到了懷錶的下落,所以也在暗中盯著。卻冇想到看到了我表姐夫也來了張德水家裡,而且對他那個兒子十分關注,這才曝光了瀚瀚的身份。”

“不過總的來說,柯家和林家隻為了一個懷錶。顧總,你如果有這個懷錶,還請交給我,我保證拿了這東西,不管你們要多少錢,柯家都給,以後絕不再找顧家的麻煩,如何?”

周濤直接把條件拋了出來。

這麼多日子以來,他和顧笙溫念他們朝夕相處,其實是真的有了感情的,能夠兵不血刃的拿到表姐想要的東西,周濤真的不想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