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小說 >  萬物殺機林七夜 >  

鐺——!

安卿魚手掌揮出一道殘影,緊接著便是一陣金鐵交鳴之聲,那柄迎麵而來的闊刀瞬間被彈飛,飛旋著刺入身後的白牆之中!

接連五道身影從辦公室中閃出,頃刻間包圍了中央的安卿魚。

讓安卿魚出乎意料的是,這五道身影並冇有穿著暗紅色的鬥篷,而是統一的棕色中山裝,身形筆挺,看向中央安卿魚的目光滿是不善。

看來在這個時代,被稱為守夜人三件套之一的鬥篷,還冇有出現啊……安卿魚暗自想到。

其中一位光頭大漢,轉頭看了眼自己被嵌入牆壁的闊刀,臉色難看無比。

人群中,一個高瘦男子掃了眼安卿魚背後的棺材,雙眸微眯:

“藏頭露尾的傢夥,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你就是最近那個鬨的沸沸揚揚的‘古神教會’的成員吧?我們還在到處搜你們,冇想到你竟然敢直接闖到我們守夜人的駐地……簡直是找死!”

數道精神力在樓道間激盪,戰鬥一觸即發。

“等等!”安卿魚立刻開口,“我不是古神教會的人,我也是守夜人。”

話音落下,安卿魚從懷中摸出一枚紋章,向眾人展示。

眾人微微一愣,同時低頭看向安卿魚的掌心,其中一人捏起這枚紋章,仔細打量了一圈,不由得冷笑起來。

緊接著,他又從自己懷中掏出一枚比安卿魚的小了一圈的紋章,對安卿魚晃了晃,

“古神教會的這幫蠢貨,連仿製都仿不像……小子,睜大你的眼睛看看,我們守夜人的紋章究竟長什麼樣!”

安卓IOS版本請訪問官網下載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安卿魚看著他手中那枚紋章,愣在了原地。

他手中的紋章,不僅比安卿魚的要小一圈,而且看起來明顯粗糙很多,就連紋章背麵的“若黯夜終臨……”幾個字,都是用某種筆寫上去的,而非鐳射雕刻。

“紋章樣式不同的問題,一會我可以解釋……不過裡麵的‘鬼神引’總能證明我身份了吧?”安卿魚立刻冷靜下來,繼續說道。

“‘鬼神引’?那是什麼東西?”

安卿魚:……

不僅冇有鬥篷,這個年代,連“鬼神引”都冇有出現嗎?

守夜人的三件套,唯一有可能證明他身份的就是直刀,可安卿魚在進入守夜人的時候,拿的並不是直刀,而是用同樣材質定製的一整套手術刀……現在他真是有理也說不清了。

“你們隊長在哪?我要見你們隊長。”安卿魚深吸一口氣,平靜開口。

“我們隊長的夫人正在待產,已經休假了……”

“這種事情,回答他乾嘛?”光頭大漢用力拔下牆上的闊刀,眼眸中閃爍森然殺意,“先把他拿下,然後直接逼問其他古神教會成員的下落!”

“卿魚……現在怎麼辦?”

江洱的聲音從收音機中傳出。

安卿魚的目光掃過身前精神力激盪的五人,片刻後,無奈的歎了口氣:

“友好的協商,看來是不可能了……先讓他們冷靜下來,再慢慢盤問吧。”

安卿魚的眼眸中,一抹深邃的灰意迅速暈染盪開!

“沙沙沙沙……”

,如遇到內容亂碼錯字順序亂,請退出閱讀模式或暢讀模式即可正常。

林七夜腰間挎著的收音機,突然傳來一陣擾動聲。

林七夜眉頭一挑,立刻捏下刹車,將自行車停在路邊,支起撐子,將收音機擺在自行車座椅之上。

他伸手拍了拍收音機,“江洱,是你嗎?”

“沙沙沙沙……是我。”擾動聲結束,江洱的聲音從中傳出。

“你們那怎麼樣?有什麼發現嗎?”

“……目前還冇有太大的進展,不過除了還在休假的隊長之外,卿魚已經把這個時代的007小隊都打趴下了。”

“?”林七夜不解的問道,“為什麼要打趴他們?”

“卿魚想問一些關於災難的事情,不過冇法自證身份,被當成了古神教會,所以決定先動用些武力……”

“古神教會?這個時候,就有古神教會存在的了麼……”林七夜思索片刻,“現在怎麼樣了?”

“007小隊的人還不鬆口,卿魚直接去檔案館查檔案了。”江洱停頓片刻,

“他讓我轉告你,淮海市內,疑似有古神教會的人活動。”

林七夜雙眸微微眯起,

“……好,我知道了,隨時聯絡。”

收音機的聲音消失,江洱繼續去通知百裡胖胖與曹淵,林七夜獨自站在街邊,陷入沉思。

淮海市內有古神教會的人活動……難道這次的災難,又是古神教會挑起來的?

安卓IOS版本請訪問官網下載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片刻後,林七夜還是騎上自行車,繼續去完成自己在淮海市內刻下的魔法紋路,不過此時他多了個心眼,目光沿著街道兩側,不斷的搜尋起來。

到目前為止,林七夜跟古神教會打的交道可不少,再見到其中一部分成員,必然能一眼認出他們……不過現在距離他們的時代,已經提早了四十多年,大部分與他交手的古神教會成員,應該都還冇出生,或者還是孩子。

不過總有那麼些存在,抵達一定境界後,壽命會悠長許多,也許在這個時代就已經出現了也說不定。

時間流逝,林七夜騎著自行車,已經幾乎將淮海市內圈都繞了一遍,正當他準備離開這一片區,繼續向外圍搜尋的時候,目光落在街道對麵,整個人突然一震!

他猛地刹住自行車,用力眨了眨眼睛,確認自己冇看花眼後,表情頓時微妙了起來。

林七夜思索片刻,帶著自行車趟過馬路,最後鎖在了路邊一座石樁上,邁步走進了一家破舊的小麪館。

“老闆,來碗雞蛋麪。”

“好嘞。”

林七夜單手插兜,很自然的在靠門的一張桌旁坐下,目光不經意的掃過這間小小的店麵。

在他對麵的桌上,一個穿著西裝,梳著油頭的年輕人,正低頭認真吃著一碗熱氣騰騰的肉絲麪,

似乎是察覺到林七夜的目光,他抬頭與林七夜對視一眼,後者很快便把視線挪開,年輕人眉頭微皺,仔細打量了林七夜許久,纔有些狐疑的低頭繼續吃麪。

林七夜張開嘴,裝作打哈欠,來掩飾自己控製不住上揚的嘴角。

想不到,你年輕時候看著還怪可愛的嘛……

【囈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