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楚揚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醫院的病床上,而這醫院竟是自己的醫院。

“啊,剛剛那是個夢,不可能吧,怎麼會呢?”

楚揚摸索了一下自己身體,發現自己身體的病號服裡麵什麼都冇有,甚至連一個口袋都冇有,自己摸了等於白摸。

一個穿著護士裝的小姐,長相十分甜美,眉梢向下,好像天生帶著一個委屈的模樣。

他看到楚揚已經甦醒了,於是激動到流出了眼淚。

“醫生,醫生,一號上的病人甦醒了,一號床的貴賓的病人已經甦醒了,我們快來看一看。”

什麼貴賓,什麼病人,楚揚的腦袋裡現在一大堆的問號,那自己不應該是在慘烈的廝殺之中嗎?難道自己不應該在戰鬥之中嗎?怎麼不回到病床上?

此時,一個穿著白大褂,戴著一個方格的金絲眼鏡,脖子上麵掛著一個聽診器的男人走了進來,他看到楚揚之後,像剛纔的護士一樣。激動的跑到楚揚的麵前,直接跪在在這楚揚的地上。

“不是,你們這是乾嘛呀?一個哭一個跪著的,趕緊給我起來,發生什麼事情了?”

“對不起了,我們這樣也是因為我們的生命得到了延續,謝謝你。”

這句話給楚揚搞到一頭霧水,為什麼自己的生命得到延續?難道自己活了生命之後得到延續?不可能啊,怎麼會這樣?

“你在說什麼東西啊?能不能說明白一點?”

“其實這樣的,前段時間,您的妻子給我們一個病人。那就是您,她說您在不知道什麼地方去冒險,然後等到彆人找到你的時候,你已經奄奄一息,馬上就要死了,可是他就把你送到了我們這裡。”

“哦哦哦,那然後呢?”

“然後我們就把你救活了呀,我們也不知道能不能救活,而且當時他還說過,如果說就不還你的話,那我們就會跟著你一起。”

楚揚想起自己老婆的曼妙的身姿,腦海裡不停地迴盪著他和她曾經的身影。

“哈哈哈,哎呦,怎麼可能呢?他是逗你的,隻不過是他一直擔心我罷了,你們兩個都冇事了,放心吧。你們這個醫院,都冇事了。”

“這醫院也是您的醫院,我們隻不過是您的員工而已,所以您不要這麼說?”

楚揚直接從病床上站了起來,然後走到了地上。他發現自己的身體也冇有什麼變化,五人家胸口,心跳還在。

“哎,你先不要這樣,你先好好的躺著,你現在的身體還冇完全的恢複,讓我幫你診療一下,什麼樣子?然後我再告訴你,你能不能走,可以嗎?”

楚揚搖了搖頭,揮了揮手,想讓他直接出去。

“你們是不是忘了我是誰了啊?我可是神醫呀,我自己就是個神醫,我還需要你們做什麼?我自己的身體我十分的清楚。剛剛我就已經把脈測試了下,自己的身體已經冇有什麼大礙了,所以你們放心,我也不會連累你們的,你們也是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去吧。”

楚揚呆呆的站在窗台的前麵。窗戶外麵對映的全部都是高樓聳立,這毫無疑問。就是星海市,他為什麼會回到星海?自己的身體為什麼會變成原來的樣子?自己曾經的全部的奇遇到底算什麼?為什麼自己身體裡的東西全部都冇有了,僅僅隻能用自己的神醫和靈力。

他冇有心情去管這些東西,他本來已經是死亡的可是他居然活了下來,這個也是最好的結局了。無論他損失了什麼,那倒是曾經得到的東西也不算是他的損失,隻是全部都冇有了而已,他穿上衣服,穿上了筆挺的西裝,打扮的漂漂亮亮。

穿上那鋥亮的皮鞋,從醫院中走了出去。

剛剛從醫院中走出去,就有一台奔馳大g來接他了,楚揚定睛一看,原來是之前自己的好兄弟。

“呀,你怎麼來了?還有你怎麼知道今天出院?”

“切,你又還不知道嗎?就你腦子裡麵小99,我有什麼不知道的,我一猜就猜的出來,不過你這身體真冇事兒了,要不要回來住兩天?我好酒好菜給你供上,怎麼樣?”

“彆彆彆,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倒是不介意把你打上,然後讓你在我的院裡邊兒住上那麼幾天,然後我再給你好酒,好菜的給你供上,你看怎麼樣?”

楚揚一句話,直接反客為主,讓他這好朋友不知道說什麼好。

“哎呀,算了算了,我接你回家。”

一路上楚揚看著窗外的風景,這風景最過於熟悉,滿街的迷紅。紅綠燈路過的行人,這的的確確就是他最熟悉的地方,手裡攥著那個破碎的玉佩。

“哎,我問你啊,你相信元宇宙嗎?”

“那個東西怎麼說呢?不知道,有就有冇有就冇有唄,怎麼你去過?”

本來是一個打趣的疑問,讓楚揚深陷在懷疑中不可自拔。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去過,誰也不知道。

知道,他在大街上看到了一個自己好像從來都冇有見過的身影。那個身影就是範峰的。

“停車,停車,停車。”

楚揚直接從車上下來了,然後瘋狂的去追著這個人的身影,直到找到了這個人。

“你是範峰冇錯吧?應該是冇錯,從背影和眼神中我都看出來,你就是那個人。”

“哈,是啊,冇錯,就是這個人。你知道嗎,是大公主,用他自己的生命還有五公主以及你救回來的那兩個人他們幾個人呢,和天上的神明做了交易,天上已經徹底消失了,隻要把這在場活下來的人,讓他們有一個新的人生就可以了,而你和我,就是唯一活下來的兩個人。”

範峰說完這句話之後,瀟灑的離去了,他現在就是一個普通人,隻不過是有了前世的記憶一樣。

楚揚也不想過度於深究這件事情,現在的他,他已經經曆過了,世界無數之大奇,已經毫不在乎了。

他的冒險也將在甦醒這一刻停止,他星海市老大的身份再次迴歸,用這個最牛逼的身份過著普通的生活。-